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武汉小学>> 教师家园>> 教育视野

王凌老师赴香港教育交流心得

作者:王凌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1日点击数:

教育的最美境界是自我教育

如果,有人问我,这次带领师生赴港交流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我会回答,教育的最美境界是自我教育!

在”保良局领袖纪律训练”活动中,那些帅气的香港教官的一言一行和折射出的教育理念,的确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训练之前,活动承办方就告诉老师们最好不在活动现场待着,可以放心地把学生交给教官,说是两天以后还给我们一个面貌全新的团队。我有些不放心,总想像护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时时关注着他们,怕他们有任何闪失。我决定留在现场,一方面有所看护,另一方面也可以观察教官的训导方式。但我暗暗下决心,只在一旁观察,绝不干涉教官的训练。

玩团队合作游戏之前,有小组自由讨论的时间。教官只是反复强调安全要求和取胜目标,然后说:“别指望我给出解决办法,你们自己讨论吧。”学生自然地分成几组,那场面热闹而忙乱。我看孩子们完全没有章法,叽叽喳喳地,有些自说自话的意思。这样讨论必将毫无结果!我几次想上前帮忙,但又忍住自己“母鸡护小鸡”似的心态。心想:看看教官怎样做。教官在人群外站着,仔细聆听着孩子们的讨论,并不急于干涉。等了几分钟,一声哨音,孩子们安静下来。教官大声说:“我没有看到你们在仔细听别人说话,也没有听到哪个人能像领袖一样发言。我没有听到你们讨论活动的具体步骤……这样讨论会有结果吗?”表面看起来,教官是一通否定式的训斥,其实是在提供一些团队讨论的方式和思路。短暂的沉默后,一个男孩子跳出来,站在高一点的台阶上,大声说:“大家先听我说,我觉得应该……”孩子们安静地听着,然后是自觉地举手发言,有主意的人一个接一个地说,暂时没主意的人就发表是否支持的意见。很快的,大家就基本统一了想法,游戏顺利实施。

前后两次讨论的状况和效果完全不一样。毋庸置疑,教官的训话是起了明显作用的。在这中间,教官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又是怎样发挥作用的呢?他说话的方式和老师们不一样,没有轻言细语的正面引导,没有条分缕析的具体指导,甚至没有表扬和鼓励。全都是否定,一个接一个的否定,然后一句反问!为什么孩子们却越挫越勇,悟出了团队讨论的方式呢?

训练过程中,教官们还常常“无情”地拒绝学生。拒绝他们的求助,拒绝细致的指导,甚至无视孩子们祈求的目光。比如,“夜行”活动还没有到来,孩子们已经害怕得不行,提出让教官跟在一起走。教官摇摇头说:“不行,我帮不了你,你只能和同伴们一起面对。”吃饭时,有人说不饿,其实就是吃不惯挑食罢了。教官说:“不行,饭菜都要吃光,不能浪费!”洗衣服前,孩子们一个一个排着队找教官要洗衣粉。教官问:“你为什么要洗衣粉啊?”“我想学着洗衣服。”“对不起,我不是教你洗衣服的,你还没有想清楚,洗衣粉不能给你。”有二十多个孩子没有带水杯,训练得口干舌燥时,他们求助地看着教官。教官说:“现在是训练时间,不能去宿舍拿,谁要你们自己忘带水杯。”

在一次又一次拒绝中,教官堵住了孩子们任何理由的偷懒,任何理由的随意,任何理由的托辞,任何理由的依赖。看似绝情的拒绝,逼着孩子们自己面对困境,自己面对解决问题的途径。想想,我们平时又是怎样教导孩子的?在事情还没有做之前,就唠唠叨叨嘱咐一堆话——这也不能做,那也不可以,只能怎样怎样。生怕言不尽,总是语不休。很少让孩子自己去思考、自己去体验、自己去碰撞、自己去尝试、自己去经历。就算这次吧,我看到那么多孩子一下午不喝水,还是不忍心,去买了20几瓶矿泉水救急。其实我的帮助或者说是干涉没有能让忘带水杯的孩子承担自己行为的后果,也不能引导他们深刻地记住这次教训。

教官有力有理的训导告诉我,教育的最美境界是自我教育。很多东西只有经过孩子自己的独特体验,才能内化为激励心灵、受益终生的精神力量。成人过度的说教和过度的保护只会使孩子失去对自我的正确认知和价值判断,产生可怕的精神依赖。这种依赖心理就像病毒一样,吞噬着儿童的独立人格和自由天性,他们因此会变得循规蹈矩、自私依赖;胆小怕事、拒绝冒险;固执己见、不愿合作。

记得在去程的火车上,好几个孩子一晚上闹腾着不睡,满车厢的人都被吵醒。原因无非是睡不着、有虫子、被子脏这类的。我从上铺爬上爬下一晚上,好几次安顿并教育他们。作为带队老师,我深感无奈和羞愧,仿佛那是自己的孩子给别人添了麻烦。还记得第一个早餐,有一组的孩子都不愿动筷子,因为他们在争执“女生优先”还是“男生优先”。其实是谁都不好意思第一个动筷子,又不愿意第一个主动帮大家添饭倒水。我说,男生帮女生优先吧。男生竟然愤愤的,不愿意。面对这群孩子,我心感沉重,不禁忧虑!

教官说,他一年要训练3万至4万个学生,香港和大陆的都有。感到香港的孩子团结凝力,大陆的孩子聪明好学。比如说背诵训练口号,大陆学生学一遍就能记清楚、说明白,记忆力超强。香港学生则要好几分钟才能记下来。而遇到需要团队合作的项目时,大陆的孩子们常常各自为营,很难顺利完成。而香港的孩子会通力合作,共度难关。言外之意我很明白,我亲眼所见我们的孩子们那么聪明伶俐,也亲眼所见他们的自私散漫。孩子们身上的优点和缺点,无不折射出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用力之处和无力之举。

在中国提出“全面发展”教育口号的今天,面对激烈的升学压力和就业形势,社会、学校、家庭(至少是绝大部分)实际上是优先发展智育,着力将智育放在了崇高无上的地位。发展智育的做法中,精细的分科教学和分科评价直接将“智育效果”等同于“考试分数”。这样虽然奠定了青少年扎实的基础知识,但也将孩子们有待发展的人生智慧撞击为碎片,缺少整体精神的传授,降低了人的发展的和谐性。前几天,呼和浩特市不是又爆出了14岁男孩因为成绩排名下降而跳楼的新闻么?不谙世事的孩子在“唯分数论”的重压下,将成绩的优劣作为评价自己的唯一标准,走了绝路。一位呼和浩特市老教师说:“这起悲剧再次警示广大家长和老师,无论是家庭教育还是学校教育,都不能忽略孩子意志的磨炼。要通过挫折教育,培养孩子乐观向上、豁达开朗的品格。毕竟,死只要一时的勇气,而活下去需要一辈子勇气。”是的,思想意志的教育、个性品质的发展和良好习惯的培养对人的成长多么重要,教育现实中却显得空洞、无奈而乏力。
    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一书中说:“如今的教育者是以机械的、冷冰冰的和僵死的方式去从事教育工作,通过这种方式培养出来的人,其生命将会变得萎缩、晦暗不明,成为一些无知和粗俗的肉体。”一位哲学家的论断,作为教育工作者来读,很有些触痛。它让我们思考,我们自认为自己非常努力于教育工作,但,是不是缺少一些自我批判的教育勇气和重返生命之路的教育理想。我们可以用个人力量渺小的说法来卸掉自身教育的责任,我们也可以举星火微明的教育理想来探路前行。教育从来就不是在云端轻盈地滑翔,而是在大地上艰难地行走。正如教育专家李政涛教授所说:“教育就是生命的重负,因了对这种重负的担当,人才称其为人。”是的,这生命的重负对受教育者如此,对教育者更如此!

赴港交流,我也经历了一次自我教育。

撰稿:王凌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站长|友情链接|版权申明|管理登录

武汉小学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路5号 武汉第一寄宿小学地址:武汉市武昌区武珞路586号百瑞景中央生活区

电话:027-87313334 027-87209210 邮箱 whxx@yahoo.com.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15 武汉小学 鄂ICP备09023652号

校长信箱:whxxlq2008@aliyun.com(阿里云邮箱)